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官道仕途 第三十六章 机遇(2)

时间:2018-06-13
正在赶往下面视察工作的郭永川突然接到政府办公室主任丁天的电话[ 郭市长,不好了,出事了] 丁天焦急而惶恐的声音在电话里传了出来。
  [ 什么事,你慌什么,大小也是个干部了,遇到事怎么还这么不冷静,什么事慢慢说] 郭永川沉着的说。
  [ 针织厂的工人到市政府门前集体上访了] 丁天说道。
  [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和秘书长出面不就行了] 郭永川有点生气,这年头,工人上访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个丁天怎么还不成熟呢?
  [ 不一样的,郭市长,这次他们抬了死人来得!] 丁天惊慌的说。
  郭永川一听,心中一惊急忙问道[ 死人!什么死人?哪来的?]
  [ 是这样,昨天针织厂有这么两口子带孩子上街,孩子看见卖肉的了,非要吃肉。这两口子都在针织厂上班,都快一年没领工资了,哪有钱买肉啊。可是想到都快多半年没买肉了,孩子刚刚5岁,他馋啊,再加上就要过年了,没办法,孩子妈就让卖肉的卖给她5毛钱的肉。卖肉的一听急了,说你们拿我开涮是怎么着,有买5毛钱肉的吗。卖肉的当时说了不少难听的话,这女的看着孩子哭着要吃肉,就跟卖肉的说,大哥,我们两个都是针织厂的,快一年没发工资了,要不是孩子馋肉,我连5毛钱的肉也捨不得买呀,这5毛钱可是我们一家一天的菜钱。卖肉的看着哭泣的大人孩子,说,得了,我也不要钱了,给你拉一块,回家给孩子做做吃吧。没想到,回到家后,男的越想越窝囊,自己连老婆孩子都养活不了,孩子吃肉都没钱,一时想不开喝药死了。女的一看,自己的男人死了,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把男人喝剩的药混在肉里,自己和孩子一块吃了,一家三口都死了。这下,针织厂的人不干了,抬着尸体到了政府门口].
  郭永川听完丁天象讲故事一样把事情说完后,一时呆了,没有说话。[ 郭市长,你快回来拿个主意吧,这里都乱成一锅粥了] 丁天焦急的说。
  [ 哦,我马上回去] 郭永川失去了冷静,多年的政治生活,他现在敏感的很,从任何一件事上他都可以看出事情是大是小,是对他有利还是对他不利。这件事小不了,郭永川吩咐司机调头回市里,然后又让秘书给刘县长打电话,说市里有急事,不能到他们县里去了。
  奥迪车调头往市里飞奔着,郭永川倒在座位上,脑子里乱的很。看来这件事会让吴立业抓住的,他不会放手的。完了,这下完了,他肯定借这个机会整倒我。
  郭永川感到一丝害怕,他现在真的恨老婆收了针织厂厂长莫军的50万块钱,莫军这次是跑不了了,他进去,包不准我也跟着完蛋。不行,我要给莫军打个电话。想到着,他拿出手机拨莫军的电话,电话里传来小姐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 操] 他暗骂一声,心里想这个莫军难道给检察院逮捕了?不会,这事刚发生,还没有调查,检察院不会随便抓人的。为什么关机呢?难道他听到这个消息跑了,肯定是这样了,莫军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事的厉害程度,不会还在那里傻等者坐以待毙的。跑了也好,只要我没事,我就能把这件事尽量压下来,中国这么大,找个人不好找啊!郭永川静下心来,慢慢的闭上了眼。
  吴立业也在同一时间知道了此事[ 哦,我知道了,郭市长在家吗?] 他问丁天。[ 郭市长到县里去了,我已经通知他了,郭市长说他马上回来] 丁天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你现在尽量安抚群众,不要让他们做出过激行为来] 吴立业指示道。他同时吩咐秘书高远,通知市纪委李书记、检察院萧波检查长,到市政府去。
  他快步向楼下走去,边走边想,郭永川,我看你这次怎么过关,我一定要在这件事上整倒你。市政府门口围了上千人,整个交通都堵塞了,不光是针织厂的人,还有许多看热闹的人,人们议论纷纷,政府门前一片喧哗。
  吴立业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公安局长也已经赶到了现场,正在组织警力维持秩序。丁天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看到他来了,大声喊道[ 同志们,工人师傅们,市委吴书记来了,大家有什么话和吴书记说吧].
  人群呼啦一下把吴立业围在了中间,七嘴八舌的嚷着。吴立业一时半会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他喊道[ 大家静一静,我既然来了,就会听你们说的,大家围在门口也不是个事。这样吧,你们选几个代表,咱们到会议室里说好不好,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覆].
  吴立业和选出的代表来到会议室,吴立业说[ 我知道大家现在很激动,有事咱们慢慢说,这事我一定处理的。现在纪委李书记、检察长、公安局长都在,有什么话大家敞开了说].
  一个50多岁的人站起来激动地说道[ 我是针织厂的工会主席,在这个厂子干了40来年了,从十五岁进厂到现在,针织厂的一切都在我眼里,多好的一个厂子啊,生生的让那帮败家子给败光了].
  吴立业劝他说[ 老同志,别着急,慢慢详细地说].
  工会主席说[ 那好,你们都知道,针织厂原来是市里的重点企业,虽说现在纺织行业不景气,但我们有几个品种都是国家、部属的名优产品,一直都畅销不衰。可自从莫军上台以后,厂子是一天不如一天,刚开始,莫军还是个正劲,可到后来越来越不像话了,他从德国进口了几套设备,说是改进技术扩大生产,增加出口竞争力。可设备进来后,根本不能正常运行。他还把厂子里的钱弄出去搞房地产,不但钱没赚到,还亏了2个多亿。同时厂子里的产品也出了问题,出口的产品被退了回来,说是不合格,国内的市场也越来越萎缩,到后来根本无人问津了].
  这时一个30多岁的人站起来说[ 这事我清楚,莫军的妹夫开了一家针织厂,他原来是厂里的销售科长,他把销售科的主要业务员都弄到了他的哪个厂子里。可以说是把全国的销售渠道都带到了他这个私营工厂里,而且他还冒用我们针织厂的品牌,针织厂可以说是让这个私营厂打败的。那批出口退回来得产品,根本不是什么不合格产品,而是相当好的合格品。莫军为了他的那个私营厂的销路,通过关係硬说成是不合格产品,而把那批出口权给了他的私营厂。而且莫军还贪污挪用了大量的公款投入到了他的那个私营厂。
  一个40岁的女人接过话[ 几年前,莫军说搞三产,和外地的一家药品经销商,在火车站附近租了座办公楼,二楼搞批发,一楼大厅零售。为此厂子里购买了150万的药品有给了150万的现金。可是一年下来,公司破产了,不但库存的药品没有了,帐面上的现金没有了,还欠了银行200多万。要知道,当时光每月的零售额就能达到10万,这还不包括批发这块。这些钱莫名其妙的都没了,我带人去查帐,竟发现进货出货根本没有入帐,公司的经理就是莫军的妹夫,开业不到三个月,莫军妹夫的一个原来在也是在公司里侄子就回老家开了一家化妆品商店,据说都是在公司拿的货,却没有记录。明明开的是一家药品经营公司,可是却进了大量的化妆品和家用电器,而且更可气的是,在公司的冰柜里竟然还冻着大量的猪肉海鲜,不知道这和药品有什么关係。莫军的妹夫为此辞职开了家私营的针织厂,却没有受到任何处分,500多万啊,一年就这么没了,职工们说就是可着劲吃,也吃不了这么多钱啊!]
  听着众人的话语,吴立业的脸阴沉的可怕,他严肃地说[ 这些情况属实吗] ?
  那个30多岁的男人说[ 我是厂的经营厂长,她是财务科长,我们都是共产党员,我们拿党性担保,我们说的一切属实。这里有份材料,里面详实地记录了一切] 说完,他递过来一份打印的材料,这时另外几个人也递过来一些材料说[我们这里也有].
  吴立业大体看了一下,把它们交给了纪委李书记和检察长,两个人看了后说[ 情况如果属实,那就严重了].
  吴立业点了点头,坚定地说[ 这事不能轻易就放过他,一定要坚决处理。这不是小事,关係到我市的安定团结的局面,如果处理不好,会引起广大人民群众对我党和政府的不信任。这样,你们两个连同公安局孙局长立刻去找莫军,把他带回来进行调查,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这件事不关牵扯到谁,都要坚持查到底。要不然对不起老百姓,更对不起那死去三口之家的在天之灵。你们马上去办吧,我等你们的消息].
  纪委李书记和萧波检察长以及孙局长都站起来说[ 明白,我们马上去办].说完出门往外走去,刚到门口,就看见郭永川匆匆地赶来,几个人和郭永川打了个招呼下楼走了。
  郭永川进了门,就看见吴立业对群众说[ 同志们,师傅们,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让你们受苦了,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严查到底,给你们一个交代的]他扭头看见郭永川进来了,就对他说[ 永川同志,你回来了,我看事情很严重啊!,咱们召开常委会讨论一下,不能让这个国家蛀虫逍遥法外].
  郭永川附和道[ 恩,应该召开常委会。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郭永川想把这件事拿到自己手里,这样自己就方便多了。
  吴立业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吴立业一边把群众送出会议室一边说[ 这件事,我要亲自抓,这不只是企业自身的问题,而是事关全局稳定的问题和政治问题,务必要把社会影响减到最低程度。我们没有必要藏着掖着,我已经和省委打了招呼,一会到常委会上我在详细说说].
  郭永川张了张口,没有说出什么来。他心道[ 吴立业你好狠啊,你真得想我死啊!这件事你都汇报省委了] 他只好点头表示同意吴立业的看法。
  孙局长进了吴立业的办公室说[ 吴书记,莫军跑了].
  吴立业吃惊道说[ 跑了] ?然后马上坚决地说道[ 跑了,也要把人给我抓回来,孙局长你马上安排人手,布置抓捕事宜,一定要他缉拿归案].孙局长敬礼后出了吴立业的办公室。
  常委会上,纪委李书记说[ 群众举报的材料经调查,基本属实,莫军妹夫的私营工厂实际上就是莫军开的。他大概挪用了2000多万的公款投入到这个私营工厂,这其中还包括他佔用针织厂的销售渠道和生产技术,这可以说是我市建国以来,国有资产流失的第一大案,我认为一定要严查到底].
  吴立业听了纪委李书记的汇报后说[ 同志们,我看这件事不简单,要是没有人给莫军在背后撑腰,他不敢这么忘乎所以的大肆贪污挪用公款达2000多万,给国家造成2个多亿的损失。你们纪委和检察院一定要深入的进行调查,不能放过一个腐败分子,不把这个案子搞清楚,我们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就是一句空话。这件案子有纪委全面负责,检察院配合,有什么情况直接向我汇报,我负责协调,大家有什么意见].
  大家听到吴立业的这番话,明显是有所指,谁是莫军的后台,谁给莫军撑腰?这些指的是谁?常委们心里嘀咕着。郭永川接着道[ 我的意见也是查,这样的腐败分子一定要查。我认为应该以检察院为主,毕竟这件事到目前为止主要还是经济问题,中央一直在强调司法独立,我们就不要过多的干涉检察院办案了,让他们放心大胆的去搞去查].
  纪委李书记说[ 我不同意郭市长的看法,我认为这决不是什么简单的经济问题,它的本后肯定隐藏着更大的腐败分子,我认为我们纪委一定要调查].
  吴立业说[ 李书记说的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看就这么定了,李书记、萧检察长你们马上去準备吧].
  常委们看吴立业这么坚持,也都不再说什么了,怕说多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都纷纷表示应该年严查,支持吴书记的意见。
  郭永川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想[ 完了,我的路真的要到头了吗?不行,我得找一下省委赵副书记].[ 永川啊,你说的这件事,省委已经知道了,尤书记非常气愤,他在常委会上发了脾气,尤书记已经作了批示,这件事一定要严查到底,不管牵扯到什么人,都要查清楚。永川啊,你是怎么搞的嘛,怎么能出人命呢,你还有什么事吗?]
  [ 没有了,我挂了] 郭永川立刻觉得一股凉气涌上心头,汗水从脸上冒了出来,赵副书记冷淡的话语给了他沉重的打击,他只有保佑莫军不要被抓住了。
  公安局从来没有办过这么漂亮的案子,只5天的时间,就把莫军从海南扎了回来。萧波检察长立即提神了莫军[ 莫军,到了这里,你就不要在保有什么幻想了,只有争取主动交代,这样才会减轻你的罪行。你的事,我们基本上都已经清楚了,就你犯的这些事,你是死定了,只有老老实实的交代,你才可能免于一死,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你要是幻想有什么人来解救你,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你的案子,现在已经通天了,省委尤书记亲自挂帅主办这件事,无论是谁现在都保不了你了。现如今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再来告诉我].
  几天后,萧波走进吴立业的办公室[ 吴书记,有个事我要向你汇报一下,莫军说他给郭市长送过50万,你看怎么处理] ?
  吴立业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阵狂喜,但表面上还是很严肃的问道[ 这件事很重要,你们核实了吗] ?
  萧波说[ 还没有,我今天刚听到莫军交代出这件事,我就马上赶到你这来了。这件事太大了,我不敢擅自做主,郭市长是省管干部,又是省人大代表,我们市检察院没权查他].
  吴立业点头说[ 对,这件事要慎重,不排除莫军现在乱咬一气。这样,你马上回去再核实一下,莫军说的是否属实,如果属实,你马上向我汇报,我好向省委汇报].
  萧波说[ 是,我马上回去办,]
  吴立业脸上露出笑容[ 郭永川呀,郭永川,你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这次我坚决不能让你翻身了,你这次死定了].思考良久后,他还是决定先给省委挂个电话[ 喂,尤书记吗?我是吴立业,有个重要情况我要向您汇报一下。我刚得到消息说,莫军交代出他给郭永川行贿了50万。对,这个情况属实,您马上派省纪委和省检察院的工作组来,好的,我马上安排,好的,我知道了尤书记].
  与此同时,郭永川接到了一个电话[ 郭市长,莫军交代了一个对您非常不利的消息,他说曾经给你送过过50万,您要提前想办法] 来电话的没说他是谁,郭永川也没有问他是谁,只是问道[ 检察院真的掌握了莫军说的证据了吗?] 来人说[ 莫军交代的非常详细,时间、地点都有,他交出一个笔记本,里面有详细的记录,上面写着送钱的时候,是您夫人亲自收的].
  郭永川放了电话,感到脊背一片冰凉,难道我就这样完了,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想办法。郭永川马上赶回家,把老婆叫到卧室里[ 惠琴,这次事闹大了,莫军交代了给你送过50万现金,现在检察院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你和我是跑不了了].
  惠琴一听傻了,抓住郭永川的手说[ 永川,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想想办法啊!]
  郭永川咬牙说[ 别哭,你现在把家里的现金和存折收拾收拾,除了那50万外,家里只能留下个二三十万,多一分也不能留,你马上给你弟弟打电话,让他来,把钱和存折转移出去,还有首饰也不能多留,抓紧].
  没多久,赵自立来到郭永川的家[ 姐夫,这么急找我来有什么事?]
  郭永川说[ 现在你什么也不要问了,听我说,你拿着这个皮箱,找个安全的地方埋了,记住一定要埋起来。无论是谁问你,你都不要说,我和你姐能不能躲过这一劫,就看你了] 郭永川拍着赵自立的肩膀。
  赵自立接过一个密码箱说[ 姐夫,我知道怎么做,你放心吧,打死我也不会说的。我走了,姐,你要保重身子,千万别垮了].
  郭永川送走赵自立后说[ 惠琴,唯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能救你和我了].
  惠琴说[ 什么办法?你说,只要我能办到].
  郭永川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去自首,说莫军送给你的50万我不知道。只有这样,咱们俩人当中才能保住一个。你是一般干部,如果自首的话,可能会开除公职、党籍,做上个二、三年的牢,你愿意吗?]
  惠琴泪水朦胧地说[ 永川,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吗?你去找找赵副书记,让他出面说说].
  郭永川摇了摇头说[ 没用的,尤书记亲自出马,赵副书记也不敢说话,只有你去自首,才能给我争取主动,这样赵副书记才能帮我说话。不然,他就会躲的远远的].
  惠琴问[ 那你的这个市长还能当吗] ?
  [ 看样子是不能、干了,我不是引咎辞职,就是给我安排一个闲职,我的政治生命算是完了。不过,只要能保住你我的性命,有了那些钱,我们的后半辈子也算是值了,所有这一切都是你自首为前提的].
  惠琴听到这,下了决心[ 我去自首,只要你没事,比什么都强].
  吴立业听到郭永川老婆自首的消息后,心中感歎道[ 郭永川,够狠,壮士断碗,当机立断。这次看样子是你逃过了] 他虽然很想把郭永川送进监狱,可是现在也是有心无力了。
  工作组听说惠琴收这50万郭永川根本不知道,立刻向尤书记做了汇报。尤书记问道[ 这个情况属实吗?郭永川的家检查过了吗?] 工作组的组长说[ 根据莫军的交代,当时他送钱的时候,确实只有赵惠琴一个人在家,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郭永川知道这件事。郭永川的家里只有20多万的现金和存折,基本上能说明来路,没有其他的发现].
  工作组在市里待了两个多星期,将莫军的案子基本上搞清楚,除了郭永川老婆收了莫军的钱以外,还有个副市长、几个处级的干部收了莫军的钱,他们都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郭永川则逃过这劫,他想省委递了辞职报告,省委同意了他的请求,免去他的市长职务,调省政协担任了副主席。郭永川的老婆因为是自首,认罪态度又好,赃款又全部退回,被判了三年徒刑,缓期两年执行。
  不管满意不满意,吴立业成了此事中的最大的赢家。市民称他为反腐书记廉洁书记,尤书记也在会上表扬了他,称讚他在此事发生后,没有隐瞒这件事的真相,不怕担责任,而是主动向省委汇报,这样的做法是最好的,各级领导要向吴立业同志学习,出了事不要左瞒右盖,生怕给上级领导留下坏印象,影响了自己的政绩,这是要不得的,这也是一种腐败。